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菲利普·迪克的电子梦第一季

《菲利普·迪克的电子梦第一季》 - 菲利普迪克的电子梦剧情介绍

一部英国科幻电视故事选系列剧,改编自菲利普·狄克的作品。本剧于2017年9月17日在英国第四台上首播。本剧由十个基于菲利普·狄克作品的独立集数所组成。在美国,于亚马逊影片上播放。

热播欧美剧

  • 完结
  • 完结
  • 完结
  • 完结
  • 完结
  • 30集全
  • 完结
  • 完结
  • 共54集,完结
  • 完结
  • 完结
  • 10集全
  • 共34集,完结
  • 更新至02集
  • 完结

热门推荐

已发望采纳我加你 在线发



菲利普·K·迪克的早期生活

菲利浦.狄克和他的双胞胎妹妹珍(Jane Charlotte Dick).狄克提早了六个星期诞生在美国伊利诺州的芝加哥市(Chicago,Illinois),父母亲为约瑟.艾德格(Joseph Edgar)和桃乐西.狄克(Dorothy Kindred Dick)。根据各种描述,桃乐西无法恰当地养育及照顾这对新生儿,就在他们出生的三个礼拜后珍被电毯严重灼伤。狄克的父亲是一个假冒的美国国务院农业部门的调查员,他取出人寿保险证书,接着一位保险约雇的看护就被派遣到他们家,护士一看到营养不良的菲利浦和受伤的珍就立刻将这两个婴儿送往医院,但是珍在途中就死亡了。双胞胎妹妹的去世深深地影响狄克的写作、人际关系和人生的观点,造成他作品中一个不断重复的主题“双胞胎幽灵”。后来他们全家搬往了旧金山湾区(San Francisco Bay Area),但在狄克五岁那年父亲被调往内华达州雷诺市(Reno,Nevada);母亲桃乐西拒绝搬往,因此父亲对于孩子的监护权起了争执。狄克的母亲决定独自扶养他长大,于是又搬到华盛顿(Washington)----他母亲找到工作的地方。狄克在1936到1938年间就读于约翰.艾通小学,完成二到四年级的学程。他经常旷课,并在写作结构的课程得到最低分(C),即使有个老师曾谈到他“在说故事上展现兴趣与能力”。1938年六月,桃乐西和菲利浦搬回加州(California)。狄克进入加州的柏克莱中学,然后短暂地在柏克莱(Berkeley)大学攻读德语,但在完成任何课程之前就退学了。他推销自己的履历并当上一个音乐节目的DJ,然后在1952年卖出他的第一篇小说,大约就是从那时开始全职写作。1950年代对狄克来说是一段困苦中求生存的日子,以至于他曾这么说∶“我们甚至付不出图书馆借书逾期的罚款。”他回想着1960年代初期在加州的反文化运动and was sympathetic to beat poets and the Communist Party(共产党)。There is some dispute regarding the latter and Dick later admitted to being literally thrown out of at least one of its rallies.狄克反抗越战因此成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列档监察的对象。1963年,狄克靠着高堡奇人这篇小说赢得雨果奖,当科幻界对这位天才喝彩时,在文学界整体而言并不受到赏识,因此他的书只能出版于廉价的科幻出版社,结果就算他在后面几年经常性的出版小说,仍旧得持续在金钱和心理上挣扎着,甚至到了晚年他还是一直有财务上的困扰。在1980年的短篇故事选集The Golden Man的序言中他写道∶“好几年前,当我病的时候,海莱茵(Robert A. Heinlein)提供他所能给我的一切帮助,而当时我们不曾谋面;他总是打电话鼓励我并问我身体是否安好,他还想为我买台电动打字机,愿上帝祝福这位世间少有的真正绅士,即使我不认同他作品中的构想。有一次我欠政府许多税金,完全筹不出钱来,是他借我这些钱,我真的很感激海莱茵和他的妻子,为此我献上一本书作为感谢。罗伯特.海莱茵是个英俊的男人,非常令人印象深刻并有着军人的姿态;你可以说他有军事背景,甚至是他的发型。他知道我是个精神错乱的怪人,但当我和我的妻子陷入困境时他仍然会帮助我们。这就是最好的人性所在,这就是那位我所喜爱的人。”狄克也是一个兴趣广泛的读者,举凡宗教、哲学、玄学、新诺斯替教(neo-Gnosticsm)他都有所涉略,这些元素也常出现在他的故事里。他一生中出版的最后一本小说叫做The Transmigration of Timothy Archer,值得注意的是还有许多作品是出版在他去世后。Lies,Inc.狄克和他的幻想我所关心的主要问题是:何谓真实? 许多我的故事和小说里讨论著精神病患的心态和毒品诱发的状态,藉由我能呈现一个多重宇宙的概念,而不是单一的宇宙。音乐和社会学都是我小说中的题材,也是基本的政治倾向,尤其是我曾写下关于法西斯主义 (fascism)与我对它的畏惧。|Philip K. Dick}} 在他青少年时期,大约是十三岁那时,狄克持续整个礼拜反覆的梦到,他梦到他在书店试着从惊奇杂?(Astounding Magazine)里找个议题,当他找到这个议题时却总会包含在The Empire Never Ended这篇故事里,而这篇文章总会向他透露出这个宇宙的秘密。As the dream repeated,the pile of magazines through which he was searching got smaller and smaller,but he never reached the bottom of it,最后他变得渴望,探索杂?世界让他狂热(like the Lovecraftian Necronomicon,promising insanity to its readers)。很快地在那之后这些梦就停了,但是这句“The Empire Never Ended”将出现在他之后的作品中。1974年2月20日,他从一次拔智齿时的麻醉负作用影响下康复过来。他应门接下一份附加的止痛药,并注意到那位送来这包药的女人身上戴着一个吊饰with what he called the vesicle pisces.(He probably was referring to the intersecting arcs of the vesica piscis.) 当她离开后,狄克开始感到奇怪的幻觉,虽然一开始他归咎于止痛药,但持续几周的幻觉让他认为这个可能性越来越小。“我受到一种超自然的理智入侵我的意识,好像是我已经完全发疯了,然后突然之间我又变得头脑清楚。”狄克对Charles Platt说道。遍及1974年的2月和3月,他接收到一连串的幻觉,并总括的称之为2-3-74(为2月/3月1974年的速记法)。他描述一开始是由许多雷射光线与几何图形组合成的图像,其间偶尔会瞥见耶稣和古罗马,当影像变得越长越频繁,狄克开始声称他活在双重人格之下,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是多马(Thomas),多马是西元一世纪时受到罗马帝国迫害的基督教门徒。尽管狄克的过去和持续吸食毒品,他接受这些幻觉成为现实,并相信自己曾接触某种上帝的本质which he referred to variously as Zebra,God,and,most often,VALIS. 狄克结婚过五次,并有两女一子,这五次婚姻全都以离婚结束。May 1948,to Jeanette Marlin (lasted six months)June 1950,to Kleo Apostolides (divorced 1958)1958,to Anne Williams Rubinstein (child: Laura Archer,born February 26,1960) (divorced 1964)1966 or 1967 (sources conflict),to Nancy Hackett (child: Isolde,usually called Isa) (divorced 1970)April 18,1973,to Tessa Busby (child: Christopher) (divorced 1976) 狄克一生中曾被授与以下荣誉:雨果奖最佳小说奖1963 - 高堡奇人 (得奖)1975 - 流吧!我的眼泪 (被提名)最佳短篇小说奖1968 - 先贤之信 (被提名)星云奖最佳小说奖1965 - 血钱博士 (被提名)1965 - 艾德利治的三道印记 (被提名)1968 - 机器人会梦到电子羊吗? (被提名)1974 - 流吧!我的眼泪 (被提名)1982 - The Transmigration of Timothy Archer (nominee)约翰·坎伯纪念奖最佳小说奖1975 - 流吧!我的眼泪 (得奖) 狄克已有许多的作品被改编为电影,但只有少数零散地以原著为基础,并被用来当作好莱坞动作冒险电影的灵感起点,然而原著中所呈现的角色特质已经被好莱坞动作英雄的角色性格所取代。其中最受推崇的改编电影即是由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导演所执导的《银翼杀手》 ,乃改编自1968年狄克的小说《机器人会梦到电子羊吗?》。作者对于此电影感到忧心,并且拒绝再把此电影写成电影小说,更在制作过程中批评导演雷利史考特和电影本身。当他有机会看到以特效做出来的2019年的洛杉矶景况时,他惊喜于此景象与他想像中吻合的吻合度。随着电影的拍摄,狄克和导演史考特有过关于此电影主旨以及脚色坦诚且热忱的讨论,虽然他们有许多不同的观点,狄克依然支持此电影的制作。不幸的是狄克于此部电影播映的四个月前因心脏病过世。相较于上部电影,由史蒂芬·斯皮尔伯格所执导的改编电影《关键报告》则较忠实地以动作冒险的电影模式表达一些狄克的作品主题,虽然其中还是改写了许多原著的重点。同样的,《魔鬼总动员》(1990)则改编于狄克的短篇小说《We Can Remember It for You Wholesale》,使用了与原著相同的精神,但是使原本的剧情更加流畅、合理化。故事中包含了菲利普狄克式的元素,也就是常对如何区分到底是幻想还是现实而感到感到困惑、迷惘,还有一连串怪诞离奇的故事情节,好比机器能带人类回到过去,而且故事的主人翁甚至怀疑自己的真正身份。接着另一部一样改编于狄克另一部于1953发行的同名小说《Impostor》所发行的电影《强殖入侵》也在2002年上映,此部电影运用了狄克最常见的两大主题∶使患者减低分辨现实与幻觉能力的精神疾病和高压政府对主角的迫害。由吴宇森导演执导的2003电影《记忆裂痕》,则对同名的狄克短篇小说做了大幅改编,因而票房惨败且受到强烈的批评。电影《异形终结》(1995)则是根据狄克短篇小说Second Variety改编而来。然而故事的场景却从原著的地球战后废墟转移到一般遥远星球的科幻场景。Second Variety 被引述可能对电影《异形终结者》(1984)以及系列作品中机器主宰的未来景象有影响。法语电影《Barjo》(“Confessions d’un Barjo”) 则是改编自狄克的非科幻故事 Confessions of a Crap Artist。动画电影《心机扫瞄》(改编自狄克同名小说)预定即将于2006年七月上映,并由基努李维饰演Fred/Bob Arctor,薇诺娜瑞德饰演Donna,小劳勃道尼和伍迪哈里逊则如同他们饰演的角色关切毒品议题。这部电影采用rotoscope特殊处理方式,采取真人演出,之后再用动画效果叠上去,营造出一种类似油画效果的质感,有别于传统二与三D两类动画。狄克1974年时曾亲自写过改编自他Ubik的电影剧本,但是此部电影从未被拍摄。至少狄克的作品中有一部被改编成正统的舞台形式,就是流吧!我的眼泪,在1988年由纽约式的先锋派公司Mabou Mines首先展演,随后也被广为演出。另一个被改编成的舞剧则是由Tod Machover所做词作曲的歌剧,这部歌剧于1987年12月1日以法文在巴黎庞毕度艺术中心首演。随后也被改编为英文,并且于1988年被录制成CD发行。 虽然狄克从没有自称为PKD先生,但是他的书迷和评论家皆简称他为”PKD”。狄克的前妻泰纱曾在一个访谈中被问及为何改编自狄克作品的电影中极少有使用原著标题的。(银翼杀手对机器人会梦到电子羊吗?)她说∶“事实上,书的内容很少能完全贯彻它原先的主题,就好比编辑常常在阅读完手稿之后会重写标题一样。菲利普常常说他无法写出理想的标题,如果他有这能力的话,那他就会是一个广告作家而非一个小说家了。”狄克和 Ursula K. Le Guin——也许是在20世纪末的科幻作家中,唯一在学术上和文学评价上可与他相互媲美的对手——皆毕业自同一所高中班级,但当时并不相识。当Le Guin (后来成为 Ursula Kroeber) 是个跳级生时,狄克却因无药可医的广场恐惧症而错过了一年的高中时光。Le Guin后来成了狄克最忠实的拥护者(称狄克为”Our own home-grow Borges”),并撰写了The Lathe of Heaven 一书对狄克致敬,两人一直维系良好的友谊并相互交流直至狄克去世。改编自狄克作品的电影至2004年止已累积至大约700万美元的票房收入。